栏目1|栏目2|栏目3|栏目4|栏目5|栏目6|栏目7|栏目8|栏目9|

TOP

新安鸿飞冯氏,大树将军冯异后裔子孙
2016-04-27 14:30:17 来源:中华冯氏网 作者:冯学民 【 】 浏览:0次 评论:0

   在歙南鸿飞的祠堂里面,曾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大汉将军邸,下联为:唐朝刺史家。这副对联是民国时期大总统冯国璋鸿飞祭祖时,由歙县县长所写。
堂号:大树堂
郡望:始平郡
堂联:将军世泽 天官家声。凌云怀祖德;大树溯宗功。“大树家声远;凌云世泽长”
在冯姓发展史上,在诸多名人公卿中,东汉冯异是最值得称道的。冯异,颖川(河南)人,生年不详,卒于公元34年,从刘秀为偏将军,封应侯(河南鲁山东),战场屡立战功,诸将并坐论功时,他常退避大树下,军中因号“大树将军”,后世称不争名利的将军为大树将军。刘秀即位,任征西大将军,封阳夏侯,治河南太康县,卒于军中,为二十八宿之箕星,氏人为纪念冯异,以“大树”为堂号,以“将军世泽、天官家声”为堂联。大树堂堂号的冯姓分支很多。
「后汉书」上列有专传记述,大致如下:「父城人,字公孙,事光武拜偏将军,封阳夏侯。复平赤眉,击匈奴,历领北地、安定、天永太守事。后攻隗纯于冀,卒于军,谥节。异性谦退,每所止舍,诸将常并坐论功,异独屏立树下,军中号为大树将军。」

冯异(?-公元34年),字公孙,汉族,颍川父城(今河南省宝丰县东)人,东汉开国名将、军事家,云台二十八将第七位。

冯异原为新朝颍川郡掾,后归顺刘秀,随之征战,大破赤眉、平定关中。协助刘秀建立东汉。

刘秀称帝后,冯异被封为征西大将军、阳夏侯。建武十年(34年)病逝于在军中,谥曰节侯。

归顺刘秀

新朝末年,冯异曾任颍川郡郡掾。22年(地皇三年),刘縯起兵。冯异奉命监护五县,与父城县长苗萌据城抵抗汉军。23年(更始元年),刘玄建立更始政权。刘秀率军由南阳攻取颍川,进攻父城,未能攻克,便屯兵于父所属城巾车乡。冯异外出巡视属县,被汉军捕获。此时,他的堂兄冯孝及同郡人丁綝、吕晏当时都在刘秀军中,共同保荐冯异,刘秀当即召见。冯异表示:“老母现在城中。如能释放我回城,愿将所监五城献上以报您的恩德。”得到刘秀赞赏。冯异回到父城后,劝苗萌一同投顺刘秀,苗萌表示同意。

不久,刘縯遇害,刘秀回还宛城,而冯异始终坚守父城,拒不投降更始政权。后来,刘秀任司隶校尉,经过父城。冯异立即开门奉献牛酒迎接,被任命为主簿。冯异又推荐许多同乡,如铫期、叔寿、段建、左隆等。这些人被任命为掾史,随从刘秀到达洛阳。

随征河北

刘玄屡次欲派遣刘秀经营河北,部下诸将皆以为不可。当时左丞相曹竟之子曹诩任尚书之职,颇有权势,冯异劝刘秀与之交好。后来刘玄决定派遣刘秀前往河北,曹诩的帮助起了不小的作用。

 

刘縯遇害后,刘秀虽当众毫无悲伤之色,但在独居时常哭泣。冯异前去宽慰,并趁机进言,劝刘秀乘机收揽人心以发展自己的势力。刘秀采纳了他的意见,到邯郸后,派他同铫期巡行各县,审理释放囚徒,抚养鳏寡。冯异还暗中调查各郡太守对于刘秀是否同心。

24年(更始二年),王郎在邯郸起事。刘秀率部众自蓟城(今北京市)疾驰南下,到达饶阳治下无萋亭时已经深夜。正值天气严寒,大家都感到饥饿疲劳,冯异急忙煮好豆粥供应。次日,刘秀对诸将说:“昨得公孙豆粥,饥寒俱解。”等到了南宫县,又遇到大风雨,刘秀率领随从到道旁空舍中避雨,冯异又亲自煮麦饭为之充饥。刘秀入据信都后,命冯异至河间一带招收兵马,并授偏将军。此后,冯异随刘秀击破王郎、大败铁胫农民军,平定河北,因功被封为应侯。

镇守孟津

刘秀平河北后,刘玄派舞阴王李轶、廪丘王田立、大司马朱鲔、白虎公陈侨与河南太守武勃率三十万大军镇守洛阳。刘秀为巩固在河北的统治,自率大军回师扫荡农民军。同时,又命寇恂为河内太守,冯异为孟津将军,统率河内、魏郡二郡驻军,共同抗御朱鲔、李轶。

冯异探知朱鲔、李轶不和,为了分化瓦解,致书李轶晓以祸福,指出刘玄政权已危在旦夕,而刘秀势力则蒸蒸日上,劝其“觉悟成败,亟定大计”。李轶曾与刘縯、刘秀兄弟同谋起兵,情谊深厚,后来依附刘玄,参与杀害刘縯。因此,李轶虽知长安已危,欲降又“不自安”,在回书中表示,愿同冯异交好,希望通过他能和刘秀恢复旧好,为自己留一条归降的退路。

李轶自从通书后,不再与冯异交锋。冯异利用这个时机,北攻天井关,攻取上党郡两城,又南下攻取河南成皋以东十三县,这些地区豪强割据的屯聚也都一一平定,归降者十余万人。武勃乃率兵讨伐归降者,冯异率军渡河救援,与武勃大战于士乡(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击斩武勃。李轶闭门不救。

冯异见分化瓦解策略已经奏效,于是上奏刘秀。刘秀为进一步激化李轶、朱鲔间的矛盾,故意泄漏李轶与冯异通书信的内容,朱鲔闻知大怒,派人刺杀李轶,并派讨难将军苏茂渡河进攻温县,同时自率兵进攻洛阳西北的平阴,以牵制冯异。冯异与寇恂先合兵击破苏茂,然后冯异所部渡河攻朱鲔,朱鲔逃归洛阳,冯异军直追至洛阳城下,围城一周而归。

捷报传到河北,诸将庆贺刘秀,并劝他即位称帝。刘秀遣使令冯异来鄗邑计议,冯异也劝刘秀称帝。刘秀告诉他:“昨夜梦乘赤龙上天,醒后,心中动悸不安。”冯异认为这是天命所示,并与诸将定议上尊号。

平定关中

26年(建武二年),冯异定封阳夏侯。这时关中遍地饥荒,原来盘踞汉中地区(今陕南)的延岑出兵侵扰长安以西各地,各郡县豪强地主纷纷拥兵自守,赤眉军因给养困难,将士多欲东归。刘秀因邓禹经营关中日久无功,乃以冯异代邓禹率兵入关,主持关陇地区军事。刘秀亲自送到河南,赐以七尺宝剑,告诫他说:“今之征伐,非必略地屠城,要在平定安集之耳。诸将非不健斗,然好虏掠。卿本能御吏士,愿自修敕,无为郡县所苦。”冯异受命西行,布施威信,一路投顺者无数。

赤眉军自长安东归,与冯异所部相遇于华阴。两军相持六十余日,冯异收降五千余人。27年(建武三年)春,刘秀派使者任命冯异为征西大将军。这时,大司徒邓禹与车骑将军邓弘引兵东归,也到达华阴,并要求与冯异合兵进攻赤眉军。邓弘领兵攻赤眉,被赤眉军击溃,冯异不得已只好同邓禹一起率兵前往救援,赤眉军后退。冯异劝邓禹暂且收兵,邓禹贪功追击,被赤眉军挥戈反击,打得大败,士卒死伤逃散,溃不成军,邓禹逃奔宜阳。冯异与麾下数人弃马步行,走上回溪阪(今河南渑池县南),收集溃卒并纠集附近地主武装数万人,整军复战,先以精兵伏道旁,令其身着赤眉军服装,假扮赤眉军,然后纵兵会战,俟赤眉军疲劳时,伏兵尽起。赤眉军不别真假,惊惶失措,大败于崤底,余众十余万东奔宜阳,陷入重围之中,被迫投降。于是,刘秀赐书褒奖冯异,令其入关平定关中。

 

这时赤眉虽已投降,豪强地主武装分据各郡县,自称将军,拥兵多的有万余人,少的也有数千人,互相攻击。冯异边战边走,屯兵于上林苑中。延岑击破赤眉,自称武安王,设置州牧郡守,想占据汉中,并率张邯、任良共同攻打冯异。冯异将他击破,斩首千余级,诸营保守附于延岑的都来向冯异归降。延岑走攻析县,冯异派遣复汉将军邓晔、辅汉将军于匡邀击延岑,大破延岑,其将苏臣等八千余人向汉军投降。延岑就从武关逃到南阳。这时百姓饥饿,人吃人,一斤黄金只能换到五升豆子。而道路断绝隔离,运输不到,军士都以果实为粮。刘秀命南阳赵匡为右扶风,率领军队援助冯异,并且送去绢和谷子,军中齐呼万岁。冯异兵士粮食逐渐增多,就对不听从命令的豪杰们渐渐加以诛灭打击,而对那些降附后有功劳的人加以表彰赏赐,凡是大帅都遣往京师,凡是部众都散归本业,威德盛行于关中。只有吕鲔、张邯、蒋震派遣使者投降了蜀,其余全部平定。

第二年,公孙述派遣将领程焉随从吕鲔出驻陈仓。冯异与赵匡迎击,大破程焉,程焉退走汉川。冯异追战于箕谷,再破程焉,回军攻击又破吕鲔,营保投降的很多。后来蜀又多次派遣将领乘间而出,冯异常给予摧垮挫败。招来百姓,申理冤屈,前后只三年工夫,来上林归附的人很多。

冯异自己以久率兵在外,心不自安,上书说思慕朝廷,愿意相亲于宫室,刘秀不许。后来有人上奏章说冯异在关中独断专行,杀了长安县令,威望权力很重,百姓心中归服,称他为“咸阳王。”刘秀派人把奏章给冯异观看。冯异惶恐害怕,上书谢罪说:“臣本来是个儒生,在战乱中获得受命的机会,充备于行伍之间,过分地蒙受恩私,被拜为大将,封爵为通侯,受任专委西方,以期建立微功,都是从国家利益着想,不计一己之私。我俯伏自思:以诏命征讨,常获得如意结果;有时以私心来决断,未尝不有所悔。皇上独见的明智,久而更加远大,就知道‘性与天道,是不可得而闻的了。’当兵革开始兴起,扰攘混乱的时候,豪杰群起竞逐,迷惑的人很多,我在遭遇之中,得以托身在你的麾下,在以前那样危险混乱的形势下,我尚且不敢有过失差错,何况现在天下平定,上尊下卑,而我在受爵恩宠的情况下,还能做出高深莫测的事情吗?我是诚心希望谨慎勤勉,以做到始终如一。看了圣上转示给我的奏章,战战兢兢恐怖害怕。我想明主知我的愚性,所以才敢于自陈心迹。”刘秀以诏书回答说“:将军之于国家,义为君臣,恩如父子。有什么嫌疑,而感到害怕呢?”

30年(建武六年)春天,冯异到京朝帝,刘秀中黄门赐以珍宝、衣服、钱帛,并道:“仓卒困筝时无蒌亭送我的豆粥,滹沱河送我的麦饭,深情厚意很久没有报答。”冯异叩头谢道:“我听说管仲曾对齐桓公说过:‘愿君王不要忘了射钩的事,我也不要忘了槛车的事。’齐国赖此而强。我今也愿皇上莫忘了河北的灾难,我也不会忘了你赦我于巾车的恩德。”后来几次赐宴引见,商议讨伐公孙述问题,留了十多天,就令冯异的妻室儿女跟随冯异回到西边去。

征讨陇右

夏天,刘秀因派遣的将领在陇右被隗嚣打败,改命冯异进军栒邑。冯异还没有到,隗嚣派部将王元、行巡率领二万多人下陇,因而分遣行巡攻取栒邑。冯异即刻驱兵,准备抢先占据栒邑。诸将都说:“隗嚣兵盛而且是乘胜而来,不可与他相争。应在便利的地方把军队停下,慢慢思考方略。”冯异说:“隗嚣兵临境,习惯于争夺小利,就想乘势深入。如夺取了栒邑,就会使三辅动摇,是我的忧虑。兵法说‘攻者不足,守者有余’。现在先占据城邑,以逸待劳,并不是与他相争哩。”就暗中进城关闭城门,偃旗息鼓,行巡不知道,奔往栒邑。冯异乘其不意,骤然击鼓建旗杀出,行巡军惊慌错乱奔走,冯异追击数十里,大破行巡。祭遵也在栒攻破王元。于是北地诸豪长耿定等,都叛隗嚣而降汉。冯异上书说明情况,不敢自矜其功。刘秀感到忧虑,就颁下玺书说:“诏令大司马(吴汉),虎牙(盖延)、建威(耿弇)、汉忠(王常)、捕虏(马武)、武威(刘尚)将军:虏兵率众下陇,三辅惊恐。栒邑危亡,在于旦夕。北地各营保,都按兵观望。现在偏城得以保全,虏兵遭到挫折,使耿定之流,复念君臣之义。将军征西功如丘山,还自以为不足矜持。与过去的孟之反殿后拒齐兵而不自言其功,又有什么区别呢?现派遣太中太夫赏赐征西吏士死伤者以医药、棺殓,大司马以下亲自吊死问伤,以表谦让。”使冯异进军义渠县,并兼北地太守事宜。青山胡率万余人投降冯异。冯异又攻破卢芳将贾览、匈奴薁鞬日逐王。上郡、安定投降后,冯异又兼安定太守事宜。

33年(建武九年),祭遵去世,刘秀令冯异代理征虏将军,并统率原祭遵部队。等到隗嚣死后,部将王元、周宗等再立隗嚣儿子隗纯,继续总兵占据冀县,公孙述派遣部将赵匡等往救隗纯,光武再令冯异兼任天水太守。进攻赵匡等近一年,把他们都斩了。诸将共攻冀县,不能攻下,准备暂时回兵休整,冯异坚持固守不动,常常为众军先锋。

34年(建武十年),冯异与诸将攻落门。落门尚未攻下,冯异便病死于军中。刘秀得知后,赐谥号为节侯。



关于冯异的轶事典故很多,最为人称道的是“大树将军”。跟随刘秀的开国的将领们,征战间隙,常常聚在一起聊天,话题无非是自述战功,胡吹乱侃。每当众将争功论能之时,冯异总是一个人默默地躲到大树下面。于是,士兵们便给他起了个“大树将军”的雅号,可见他在部下心中的地位,他是一位谦恭不居功自傲的将领。
建武三年,冯异在与赤眉军的交战中先败后胜,光武帝刘秀下诏表扬他:“赤眉破平,士吏劳苦,始虽垂翅回奚,终能奋翼黾池,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后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就用来比喻在这一方面失败,却在另一方面成功。

平定关中后,有人进谗言说冯异有谋反之心。刘秀指着冯异对满朝大臣说:“是吾起兵时主簿也,为吾披荆棘,定关中。”刘秀夸奖冯异“披荆棘”,后来演变为成语“披荆斩棘”,比喻扫除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或克服创业过程中的艰难。

与冯异有关的成语还有“坐树不言”、“畏天知命”、“以逸待劳”、“引车避道”等,像冯异这样为后世留下这么多成语的人不多,可谓“成语将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新安 鸿飞 冯氏 大树 将军 冯异 后裔 子孙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皖北涡阳冯氏考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