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博CMS 注册域名 CEO 源码下载 IT资讯 主机空间 建站手册 论坛程序 健康咨询

TOP

《山阴冯氏家谱》冯榯墓志铭考证
2012-09-24 18:58:49 来源:中华冯氏网 作者:沉诸嘉 【 】 浏览:1617次 评论:0

《山阴冯氏家谱》冯榯墓志铭考证 

    寒假期间,亲自探访了各路亲朋好友,寻及多部民间家谱,可惜皆為新修家谱且蕴含的史料如传记、艺文、墓誌铭等少之又少,又考虑到本次寻找家谱的主旨在於辨偽辑佚,故在浙江图书馆重新觅得一份电子版家谱,几经周折,得之,我幸。此谱乃浙江绍兴《山阴冯氏家谱》,(清)冯广文编纂,本谱始修於南宋末,版本為清乾隆十三年(1748)四德堂稿本。

    粗略翻阅了《山阴冯氏家谱》之后,经过斟酌,发现家谱里面的墓誌铭中包含的官名及地名数量颇丰,可供考证的史学价值较高,故而选取了谢枋淂所撰写的冯榯墓誌铭作為辨偽辑佚的史料。根据家谱中记载,山阴冯氏的始迁祖為冯榯,南宋绍定年间(1228~1233)自余杭县迁居山阴县(今属绍兴县)邑城(今绍兴市越城区)大宝里。

    以下是我选取的家谱中的冯榯墓誌铭(其中的断句主要意在清楚辨析其中的官名、人名、地名、年代,同时由於有几数繁体字难以辨认,均以“口”代替,故点校较為粗陋,见谅):

    宋故御营先锋都统制淮南西路制置使兼殿前都元帅京畿河北招讨使冯公墓誌铭

    公讳榯,字廷茂,姓冯氏,别号丛山居士,其先登州人,干德中有讳元少者,献金华五箴歴,官林学士实公之九世祖也。曾祖讳熙著作佐郎扈蹕南渡徒居余杭上村,祖讳缓,隐德不仕,父讳泰,為临安都亭长,公贵追赠元帅母朱氏,继母刘氏,赠未人公少俊伟雄,力能扛挽弓五百觔,尤马骑,嘉定已巳,奋身戎伍,壬申,以军工品官临安诸路兵马都监充第六将,乙亥,使辽陷虏廷因挟二良马南驰,马瘦弃之徒行,凡七书夜达宜州,御史中丞张公,按部纳之见即僕地移时,乃苏视其足陷,蒺藜百数,而公不知也。庚长,寻升龙神衙四厢都指挥使兼枢密院统制殿前都元帅知信州军海岭险远,前官怯至者公遍歴焉,奉刺审狱活其者五百人,辛巳,按高州牒报男女数百,流刼邨落将请发兵,公日流贼无移家,理慎弗妄杀,乃讯其俘果皆良家被胁者, 释之。甲申冬,丁内艰,今上即位,素闻其贤,丙戌春,夺情还任,除保信军节度使,两浙东路马步军搃管,赐緋衣粟三十万以偹荒三边餘银淂二万五千両以储兵费,是年八月,丁外艰,屡詔不起,隐于余杭山中。辛卯二月,以御营先锋,都统制淮南西路制置使兼都元帅京畿河比招讨使征公,詔両下不报,是年余杭火灾,公廨民居悉焚公,遂迁越之山阴大宝里而居焉。端平乙未,复詔公,而公竟以疾闻终不复起,景定壬戌二月十八日卒。上命有司营,事甚,享年六十有四,生扵庆元己未四月九日,娶洪氏,封宜德县君,生子二长日煦荫, 都虞侯徒居暨阳,次日,照例荫不拜,孙男二人未名,公以景定癸亥二月十四日葬於香炉峰之南原,公刚过沉毅,遇事敢為,不惑於群议,故能临敌致胜,累建打工,此先帝知人之明,今上报功宗德不遗旧臣之义,亦可见於此矣為之铭日:艺熟而武,学慱而文,御夷捍敌,累著竒动,功成身退,出类超群。

    有铭於兹,以昭忠魂

    景定壬戌十一月丙子 建宁府 教授 谢枋淂撰

    第一步是辨偽,我主要利用歷史学的四把钥匙“官职、地名、目录、年代”开啟本次的辨偽辑佚之门,对这篇墓誌铭的真偽进行考证。主要集中对这篇墓誌铭的主人冯榯和撰写者谢枋淂这两个关键人物的考证。

    首先是对墓誌铭撰写者谢枋淂的考证。本篇墓誌铭的落款处的文字為“建宁府 教授 谢枋淂撰”,故而考察“建宁府”“教授”“谢枋淂”的真实性。查阅了《宋代名人传记索引》,记载為:谢枋得(1226——1289),字君直,号迭山,信州弋阳人。宝佑四年进士,為人豪爽,观书五行俱下,好直言,每掀髯扺几,跳跃自奋,以忠义自任。应吴潜辟,团结民兵以扞饶信,寻应试建康,语侵贾似道,乃诬以居乡不法,謫居与国军。咸淳中赦归,德佑初以江东提刑知信州,元兵东下,信州不守乃燮姓名人建宁唐石山,日麻衣躡履,东乡哭。已而卖卜建阳市,惟取米履,委以钱,谢不取。宋亡,居关中,留梦炎蔫之不起,遗遗书有日:吾年六十餘,所欠一死耳,岂有它哉!元至元二十六年,福建惨政魏天佑强之而北,至都,遂不食死,年六十四。门人私说文节,世称迭山写生。有文章轨范,迭山集。

    建寧府:三国吴时置建安郡。隋废。唐置建州。宋升為建寧府。

    教授:学官名。宋于诸路州、军、监各置学校,始设教授,以经术行义训迪诸生,主持考试及执行学规,不兼他职。又宗学、律学、武学、小学等亦设。太医局九科亦各置一员,选翰林医官等充任。辽南面朝官诸王文学馆设之。元于各路、府和上中州之儒学、蒙古学、医学等均置;京师国子学、太史院、司天监等官署中亦设,秩自正八品至从九品不等。枢密院所设诸位、诸都指挥使司设有蒙古字教授及儒学教授。

    由此可知谢枋淂确有其人,且出现的官名在其所处的时代确实存在。為了进一步考证其準确性,通过读秀查找谢枋淂年谱,由《谢迭山大传》,综合《宋人传记资料索引》对谢枋淂生平的介绍,都没有能证明他担任过建宁府教授一职的记载。此处為一疑点。

    其次,我对墓誌铭主人冯榯生平进行考证:

    由於墓誌铭中涉及冯榯的内容较多,為了防止断章取义,先不考证墓誌铭中出现的官名,我抉定通关全文,从年代入手逐一进行考证,墓誌铭中“嘉定已巳,奋身戎伍”,其中“嘉定已巳”是為1209年,其后又有“壬申,以军工品官临安诸路兵马都监充第六将”,即嘉定壬申,是為1212年,继续看下去,又有“乙亥,使辽 虏廷因挟二良马南驰”,即嘉定乙亥,1215年,使辽,此处為一大疑点,查《中国歷史纪念表》可知,辽1125年就已灭亡,何来使辽?此处不符合客观现实,谢枋淂犯这洋的常识性错误的可能性较小,后人杜撰可能性较大,有偽作之嫌疑。

    再往下看,“庚长,寻升龙神衙四厢都指挥使兼枢密院统制殿前都元帅知信州军海岭险远”这一年是1220年,查《宋代郡守通考》中信州所在的路,即《宋两江郡守易替考》,没有找到冯榯,但是找到此处(下图)又一疑点。
 

    再继续流览墓誌铭全文,“甲申冬”,為1124年,无误。“丙戌春,夺情还任,除保信军节度使,两浙东路马步军搃管”,其中“丙戌春”為1226年,查《南宋制抚年表》中两浙东路马步军搃管,没有找到冯榯,且年表并无年代遗漏,史料遗失的可能性不大,此处又一疑点。

    “辛卯二月,以御营先锋,都统制淮南西路制置使兼都元帅京畿河比招讨使征公,詔両下不报,是年余杭火灾,公廨民居悉焚公,遂迁越之山阴大宝里而居焉”,可知“辛卯二月”為西元1231年,又有“詔両下不报”,可知“都统制淮南西路制置使兼都元帅京畿河比招讨使”官职皆未赴任,安全起见,仍查阅《宋代路分长官通考》,查找淮南西路制置使,确实没有冯榯的记载。“端平乙未复詔公而公竟以疾闻终不复起,景定壬戌二月十八日卒。”其中““端平乙未”為1235年,“景定壬戌”為1262年,也就是说冯榯1262年卒,“享年六十有四生扵庆元己未” 本篇墓誌铭末尾的撰写日期為“景定壬戌十一月丙子”,在查阅了《中国歷史纪念表》后得出该年属於南宋,1262年,根据墓誌铭内容,冯榯生於庆元己未四月九日,属於南宋,1199年,景定壬戌二月十八日卒,属於南宋,1262年,享年六十有四,计算所得符合墓誌铭所撰写的内容。

    此外,文中还多处涉及地名官名,為了全面考证这篇墓誌铭真实性,通过《宋代官制辞典》及《中国歷代职官辞典》,对墓誌铭中出现的官名进行逐一考证,通过查阅《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考证其中的地名:

    (1)御营:御营使司(南宋)官署名,间称一御营司。《宋史•职官志》2《御营使》:“建炎元年,置御营司。”《要录》卷24,辛未:“御营使司奏诸军并以万人為一军。”二御营。《宋史•韩世忠传》:“康王即位,……初建御营,為左军统制。”

    (2)都统制:宋為诸军统领长官。掌统一协调诸军行动与作战,宣和年间,出师征讨,诸将不相统一,则选其中一人為都统制,总领诸军行动,然未為官称。建炎元年(1127)置御营司,设都统制。气候,神武五军及川陕宣抚司、都监府、枢密院皆置。绍兴十一年(1141),诸军皆冠“御前”,则擢将佐為御前统领官,秩高者為御前诸军都统制。以后,府州屯军亦设,官卑者称副。另有统制、同统制、副统制等名目。其将佐有正将、準备将、训练官、都将、队将等。

    (3)淮南西路制置使:
淮南西路: 淮南路,宋置,其地东至海。南濒江。北据淮。即今湖北黄陂县以东江以北。
制置使:军职名。统兵制置使,為所限定地区(某路、州、府等)节制兵马军事长官,掌经画边防军旅及从事征讨、捍御军事。南宋初,权责颇重,所在辖区安抚使、监司官、州军官并听其节制。以武臣為制置使领军事起于熙宁、元封以后,如涇原路经略安抚制置使、河北路制置使、陕西路制置使。南宋制置使多统兵制置军事,名目不一。

    (4)殿前都元帅:在《宋代官制辞典》和《中国歷代职官辞典》中均未能找到相同的官名,且通过四库全书和中国基本古籍库亦检索无果,故此处為疑点。

    (5)京畿河北招讨使:
京畿河北:
京畿道,唐开元中分关内道置。治西京。即关内道治也。统京兆及歧同华邠商金等州。今陕西中部之地。
河北道,唐贞观初置。在黄河北。故名。东并海。南薄於河。西距太行•常山•北通渝关。蓟门。今河南黄河以北及山东•直隶之地。治魏州。在今直隶大名县东。在河南省治西北。
招讨使:军职名。唐长安三年十一月,始置招慰讨击使,招讨使即本其意。以招讨使為使名,始于唐德宗贞元末。背诵仁宗康定元年二月七日,始置沿边招讨使。南宋军兴,屡以武臣為招讨使。

    (6)御史中丞:职事官名。隶御史台。秦御史大夫置亮丞,一称御史丞、一称御史中丞,是则中丞之置始于秦。宋沿置。

    (7)四厢都指挥使:厢都指挥使,军职名。禁军左、右厢,其指挥官為左厢都指挥使、右厢都指挥使。

    (8)枢密院统制:
枢密院,官署名。唐代始有枢密院之称。后梁开平元年五月,改枢密院為崇政院;后唐同光元年十月,依旧称枢密院。宋朝沿置。
统制:都统制,官名。宋為诸军统领长官。掌统一协调诸军行动与作战,宣和年间,出师征讨,诸将不相统一,则选其中一人為都统制,总领诸军行动,然未為官称。建炎元年(1127)置御营司,设都统制。气候,神武五军及川陕宣抚司、都监府、枢密院皆置。绍兴十一年(1141),诸军皆冠“御前”,则擢将佐為御前统领官,秩高者為御前诸军都统制。以后,府州屯军亦设,官卑者称副。另有统制、同统制、副统制等名目。其将佐有正将、準备将、训练官、都将、队将等。

    (9)保信军节度使:节度使司, 官署名,辽南面方州官。承唐制,於上京道、东京道、中京道、南京道、西京道所辖州、军设节度使司。掌一州军、民、材政事。有节度使、节度副使、同知节度使事及行军司马、军事判官、掌书记、衙官等官,辖有领马步军部指挥使司、马军指挥使司、步军指挥使司等军属。

    (10)两浙东路马步军搃管:
两浙东路:两浙路,宋置。其地东至海。南接岭岛。西控震泽。北枕大江。即今江苏丹徒以东。江以南。浙江全境。治杭州。今浙江杭县治。统杭•睦•湖•秀•苏•常•闰•越•婺•衢•处•温•台•明十四州。及江阴•顺化二军。
马步军搃管:马步军都搃管。军职名。北周时改都督军事為搃管,搃管之名始於此。宋初沿置。英宗即位,“改诸路马步军部署為搃管”、都部署為都搃管,河北、河东、陕西三路帅臣均带,南宋沿置。

    (11)余杭:直接查找《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未能找到,通过中国古籍库找到宋代多部古籍中均有记载,如“赵汝谈字履常开封人寓居余杭淳熙十一年卫涇榜进士及第治诗赋三年八月除十一月罢”——《南宋馆阁续录》卷九 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由此可知南宋时确有餘杭。

    (12)都虞候:仪鸞司南北营都虞候,武官名。搃管仪鸞司南营、北营兵校、工匠。位於指挥使之上。天圣八年五月罢置。间称都虞候。

    (13)登州:春秋时牟子国。汉东莱郡地。唐置登州。在今山东牟平县。后徒治于蓬莱。更為东牟郡。寻复日登州。

    (14)信州:南齐置巴州。梁改信州。隋改為巴东郡。唐复日信州。宋日信州上饶郡。故治在今江西上饶县西北。

    (15)高州:南朝梁置。治高凉。在今广东阳江县西三十里。唐徒治良德。在今广东茂名县东北。改日高凉郡。寻复日高州。徒治电白。在今广东茂名县东北四十里。宋日高州高凉郡。

    (16)宜州:见宜昌府条。唐置粤宜州。改日宜州。又改日龙水郡。寻复日宜州。宋日宜州龙水郡。升為庆远府。即今广西宜山县。

    (17)香炉峰:香炉山,在福建连江县北四十里云居之北。道书以為第七十一地。有峰日章仙峰。又有童井。深仅尺许。不溢不涸。在湖北汉阳县西南九十里。以形似名。宋开庆初蒙古忽必烈登香炉山。俯瞰大江。即此。
熙寧中分两浙為东西两路。浙西路仍治杭州。浙东路治越州。今浙江绍兴县治。后又合為一。

    (18)山阴:山阴县,秦置。随废入会计县。唐复置。明清时与会计并為浙江绍兴府治。并山阴会计為绍兴县。

    (19)暨阳:暨阳县,晋置。在今江苏江阴县东。南北朝时魏人伐宋。宋人陈舰列营。自採石置於暨阳六七百里。一云莫宠所筑之莫城。在常熟县东。五代初改诸暨县為暨阳。后复故。详诸暨县条。

    然后,根据“曾祖讳熙著作佐郎扈蹕南渡徒居余杭上口村,祖讳缓,隐德不仕,父讳泰,為临安都亭长”考证其曾祖父冯熙和父亲冯泰的官职名。

    (1)著作佐郎:
宋初寄禄官名,元丰改制后职事官名,隶秘书省。魏晋时置佐著作郎,南朝宋齐以后改為著作佐郎。两宋沿置,仅建炎三年四月十三日至元年二月十五日间中輟。

    (2)临安都庭长:
临安:临安县,汉侯国。晋改日临安。宋齐因之。后省。唐复置。吴越改日安国。宋复日临安。
都庭长:都庭驛:馆驛名。南宋时為接待金国使者之使馆。设监督庭驛官一人。
在考证了墓誌铭中出现的官名,以及其中的几数地名,并且核对了墓誌铭中出现的年代之后,為了进一步考证墓誌铭中的冯榯的个人资讯準确度,先是通过他本人的人名直接查阅《宋人传记资料索引》,未找到,然后再查阅《元人传记资料索引》以及《全宋文》,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与之相关的资讯。

    為了进一步找到冯榯这个人,我又根据墓誌铭中的另一条资讯“曾祖讳熙,著作佐郎扈蹕南渡徒居余杭上口村,祖讳缓,隐德不仕,父讳泰,為临安都亭长”希望能够通过以上方法查找冯榯的曾祖父“冯熙”,其祖父“冯缓”,其父“冯泰”,来寻找“冯榯”的个人资讯,均未果。而关於其曾祖父冯熙,在中国基本古籍库中通过关键字“著作作郎冯熙”进行宋代全文检索,得到一条资讯:“著作作郎冯熙载為膳部员外郎 自著作东观列职春官可谓一时清选也……”——刘安上《刘给练文集》卷二 清同治十二年刻本,从这段史料中,可进一步证实墓誌铭对冯榯生平介绍中关於其曾祖资讯较為可信。

    其后,通过读秀,找到一条《宋史全文续资治通鉴》卷三二 所记载的史料,从这段史料中提取有用的资讯“责降冯榯王虎詔 绍定四年十月六日 殿前都指挥使冯榯、主管侍卫步军司王虎救焚弗力,延及太庙,各夺一官罢之。《宋史全文续资治通鉴》卷三二”对照墓誌铭中撰写的内容,邵定四年是南宋,1231年,结合墓誌铭中的资讯“生扵庆元己未四月九日”,假设两处所载的“冯榯”是同一时代同一人,此时冯榯应為32岁左右,正值青年,从这一点上看,假设是成立的,而且“冯榯”作為山阴冯氏家谱的始迁祖,该人物的偽造可能性不是很大,同时墓誌铭中涉及的官名、地名、年代等内容大多是真实的,由此大胆推断山阴冯氏家谱的这段墓誌铭史料中的“冯榯”应当是真实存在的人物。

    為了进一步应徵我的假设和推断,先通过中国基本古籍库查找到:“冯榯嘉定六年十月十一日以武功大夫开州刺史左领军卫将军除主管马军司公事嘉定七年十月九日” ——钦定四库全书 景定建康志卷一,周应合撰。嘉定六年即南宋,1213年,嘉定七年為1214年,假设此处的“冯榯”和墓誌铭主人“冯榯”是同一人,冯榯此时只有13,14岁,不可能处於这洋的官位,因此这段史料显然不符合所要寻找的人物,暂且弃之。

    再看这段史料记载:
“再上史相书论救火赏罚未当
忽视殿帅冯榯按马振远等不能防……冯榯王虎方命酒虏献酬坐视弗顾略不肯捐躯為士卒先以致焚荡……”——宋 吴潜《履斋遗稿》卷四,清钞本。这段史料中描述的内容与上文中提及的,在读秀找到的内容基本吻合,皆為敍述冯榯王虎救焚弗力。

    其后,又通过四库全书电子版检索“冯榯”,查找记载“冯榯”的史料,得到以下几条记载:
“分兵破诸县又遣别将犯汉阳军丁丑李全弃泗州遁还甲申詔淮东京湖诸路应援淮西沿江制置司防守江面权殿前司职事冯榯将兵驻鄂州亰东忠义都统李全将兵救蘄黄榯不果行三月丙戌朔鄂州副都统扈再兴引兵攻唐州丁亥金人破黄州……”
——钦定四库全书,史部,正史类,宋史,卷四十
“剩时之机上嘉纳之迁太学博士主宗正寺簿都城火塤歩往玉牒所尽藏玉牒於石室詔迁官不受应詔言应上天非常之怒者当有非常之举动歴陈致灾之由又有吴潜汪泰亨上弥远书乞正冯榯王虎不尽力救火之罪及行知临安府林介两浙转运使赵汝惮之罚人皆壮之……”
—— 史部,正史类,宋史,卷四百二十三
“帝日厯庚戌大风壬子临安火十二月壬申……殿司事冯榯援蘄黄榯迁延不进三月扈再兴引兵攻唐州不克寻引所部趋蘄州李全自楚州引兵来援淮西长星见金人犯黄州守臣……”
—— 史部,编年类,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卷十五
“权殿前司职事冯榯将兵救蘄黄榯不果行三月丙戍朔我师再攻唐州鄂州副都统扈再兴引兵攻唐州不克再兴寻引所部移蘄州丁亥金人䧟黄州”
—— 史部,编年类,两朝纲目备要,卷十六
“追毁赵汝骤出身文字真德秀以庆寿恩复寳謨阁待制飭州县科糴之弊秋成核实灾伤蠲减蠲绍兴被水民护折麦都城大火延烧太庙……今火延太室由陛下一念之慍忍加同气伤和召异疏上不报辛卯之火比辛酉之火加五分之二虽太庙亦不免惟史丞相府独存洪舜俞有诗云殿前将军猛如虎救得汾阳令公府祖宗神灵飞上天可怜九庙成焦土时殿帅乃冯榯也人言藉藉迄不免责壬辰”
——史部,编年类,宋季三朝政要,卷一
“楚才奏诸路州县长吏专理民事万护府专总军政课税所专掌钱谷各不用相统摄著為令䝉古主至云中诸路所贡课额银蔽及仓廩物料文簿具陈于前悉符楚材元奏之数笑曰卿何使钱蔽流入如此即日授以中书省印俾领其事事无巨细一以委之九月太庙火丙戌夜临安火延及太庙三省六部御史台秘书省玉牒所惟丞相史弥远府独存盖殿帅冯榯率卫卒力救之也帝素服减膳撤乐宰执降官封一品䝉古攻金河中取之”
——史部,编年类,御批歷代通鉴辑览,卷九十一

    从这些史料记载上看,冯榯有“殿前都指挥使”“殿帅”“ 权殿前司职事”“殿司事”这几个称谓,按同洋的方法查阅《宋代官制辞典》,得知,“殿前司都指挥使:军职名,后周广顺二年始置,两宋沿置。间称与别名一殿前都指挥使。《殿前司》:‘殿前司 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二殿前。③殿帅。四都帅伍管军。三衙长官通称。”由此前面提到的墓誌铭中的一处疑点“殿前都元帅”,我推测是由於“殿前司都指挥使”的别名繁多且都包括“殿前”“都”“帅”这几个关键字,撰写者将其混同所致。

    与此同时,我查阅《全宋文》,找到了这篇墓誌铭的撰写者谢枋淂,翻阅了《全宋文》中记载的他的作品,只找到《平山先生毋制机墓铭》和《宋辛稼轩先生墓记》两篇墓誌铭,和所考证的这篇墓誌铭内容相去甚远,并不相关。综上,我认為冯榯这一人物确实存在,但是墓誌铭中的内容疑点重重,并不完全属实,故而山阴冯氏家谱中的这篇冯榯墓誌铭很可能是一篇后人借谢枋淂之名所撰写的偽作。故而这篇疑点重重的墓誌铭,对冯榯生卒年进行偽造也不无稀奇,既然生卒年都不可信,由此,前文(“冯榯嘉定六年十月十一日以武功大夫开州刺史左领军卫将军除主管马军司公事嘉定七年十月九日” ——钦定四库全书 景定建康志卷一,周应合撰。)中我对於冯榯年龄在13,14岁的推断也就不成立了,景定建康志中记载的冯榯才应当是真实的冯榯。

    為了使这一篇考证更具说服力,又在四库全书电子版中对前文中提及的一大疑点“使辽”那一段的内容“乙亥,使辽 虏廷因挟二良马南驰,马瘦弃之徒行,凡七书夜达宜州……”进行检索,最终通过检索“挟二良马南驰”,获一段史料记载:“项忠 项忠字藎臣浙江嘉兴人也,正统壬戌进士,授刑部云南司,主事迁陜西司员外郎,己巳,扈従北征,羈留边外,饲马久之,挟二良马南驰,马疲,遂弃马步走间道,凡七昼夜,达宣府,视其足陷蒺藜,刺者百数,还升山东司郎中,景泰二年,升广东按察副使,按部髙州,谍报贼携男妇数百,流刼村落,部将请发兵公曰:贼无携家,理慎无妄杀,及讯其俘果皆良家被掠者,尽释之天顺三年拜……”——钦定四库全书今献备遗卷二十九,明 项篤寿撰。粗看这段史料可能与墓誌铭内容联繫不大,但是细心流览这段史料,再看墓誌铭“乙亥,使辽陷虏廷因挟二良马南驰,马瘦弃之徒行,凡七书夜达宜州,御史中丞张公,按部纳之见即僕地移时,乃苏视其足陷,蒺藜百数,而公不知也。庚长,寻升龙神衙四厢都指挥使兼枢密院统制殿前都元帅知信州军海岭险远,前官怯至者公遍歴焉,奉刺审狱活其者五百人,辛巳,按高州牒报男女数百,流刼邨落将请发兵,公日:流贼无移家,理慎弗妄杀,乃讯其俘果皆良家被胁者, 释之。”不难发现,两处内容有异曲同工之妙,甚為有趣,可见,这位借谢枋淂之名杜撰冯榯墓誌铭的“高人”应是明清之际的人,估计还是谢枋淂的粉丝,可惜歷史功底不佳,破绽层出,不然这篇墓誌铭可谓天衣无缝,為之叹惋,本次家谱考证收穫颇丰,诸嘉愿与“高人”共勉之。

《山阴冯氏家谱》附图:

 




 

参考文献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臧励龢,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1931年5月初版,1982年11月重印,北京
《宋人传记资料索引》昌彼得 王德毅 程元敏 侯俊德编鼎文书局印行 中华民国七十七年增订二版 北京
《元人传记资料索引》王德毅 李荣村 潘柏澄 中华书局,1987年9月,北京
《全宋文》增枣庄 刘琳 四川大学古籍研究所 2006年9月,上海
《宋代路分长官通考》李之亮 巴蜀书社 2003年6月,成都
《中国歷代职官辞典》邱树森 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7年1月,南昌
《宋代官制辞典》龚延明 中华书局 1997年4月,北京
《宋代郡守通考》《宋两江郡守易替考》李之亮 巴蜀书社 2001年5月,成都
《二十四史研究资料丛刊.北宋经抚年表.南宋制抚年表》吴廷燮 中华书局 1984,北京
《谢迭山大传》俞兆鹏 江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1月,南昌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山阴冯氏家谱》 冯榯 墓志铭 考证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寡妇堤:凄美的传说 真实的故事—.. 下一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鹤山支部旧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