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博CMS 注册域名 CEO 源码下载 IT资讯 主机空间 建站手册 论坛程序 健康咨询

TOP

北燕冯弘家族与日本佛教出云渡来初探(一)
2013-09-14 16:04:58 来源:互联网 作者:真田豪/译 【 】 浏览:1347次 评论:0

  本文是翻译石川典朗先生《倭国物语》一书中的部分章节而成,翻译的过程中参考《日本书纪》、《三国史记》、《风土记》等对原文进行了部分补充修正。作者试图通过佛教出云传来解析继体天皇到钦明天皇之间扑朔迷离的历史,并以此对应出云神话中的建国神话和让国神话。文中有一些看起来颇为大胆的推定,可能让人感到有些难以接受,但就象江上波夫先生的骑马民族征服论、榎一雄先生的放射状读法解读邪马台国位置等新观点那样,仍不失为解读日本古代历史的一种有益尝试。本文只是该书的前四章,阐述了佛教出云传来的观点。

  第一章 《日本书纪》试图隐去的事件―――佛教传来

  日本古代,有人带领自己的人民,经由朝鲜半岛渡海来到日本列岛,他们登陆的地点就在山阴地方的出云海岸。
  船队中的人们,是后来被称作“鞍作部”、“衣缝部” ,从遥远的中国来的新汉人。他们得到高句丽长寿王的帮助,派遣士兵乘船加以保护。
  这些人或许是企图前往南中国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出云海岸,又或者本来就是要渡来日本列岛。
  事实上在这些离开故乡的人中,有一部分顺利来到南中国并得到保护,其子孙在日本的奈良时代为佛教的兴盛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已经有知名学者指出鉴真大师正是得到这些人的帮助,才能在历尽艰险之后抵达日本。
  当时出云属于倭国的势力范围,有着与佛教不一样的宗教。这些渡来人无疑成为突然闯入的异教徒,可以想象其危险处境。
  人口稀少的出云海岸,突然涌来这么多的人,很快就被附近的居民通报给了负责出云警备的豪族和大和朝廷。
  统治倭国的王被称为“大王”,以大和(现在的奈良县)为都城。在得知外国人集体在出云海岸登陆后,立刻派遣掌管倭国军事的大伴、物部两氏率领军队前往。
  在出云海岸,这些渡来人是否与倭国的军队进行了战斗还不得而知,不过,倭国的军队应该进驻出云地方了,因为附近有物部神社和大伴氏的天太玉命神社。事实上,倭国的豪族在进行军事行动时,常常会建立祭祀其氏神的神社以求得到庇护。
  在出云登陆的人们是奉行和平主义的佛教徒,他们离开故国也是遵从佛教的教导,远离残忍的战争。因此他们很可能会避开战斗沿着河流逃入山中,因为上游的须佐盆地那险峻的道路可以有效的阻止军队的进攻。而负责保护的高句丽士兵们说不定做了一些抵抗,以便渡来人成功逃入须佐盆地。
  有趣的是,事态到此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渡来人向倭国的大王献上了离开中国时随身携带的许多宝物和被认为是日本最早铠甲的桂甲。精巧的雕金技术和美丽的丝织品使大王觉得掌握这些技术的人们是值得收留并纳为己用的。
  华美的宝剑和精雕细琢的王冠、金耳环,装饰华丽的马鞍和雕金的马具,这些用中国的加工技术制作出来的东西,同样也打动了倭国豪族们的心。
  于是,这些渡来人在物部氏军队的监视下被带走,安置在迹部乡(河内国涩川郡)附近,这里被认为是物部氏关押俘虏和收容难民的根据地。
  根据《日本书纪 雄略纪》及此后的记载,很多人死在那里。处于苛刻环境下的这些渡来人选择了平静的归化,条件是与朝廷缔结加以保护和不予侵害的誓约。
  那么,这些渡来人的首领是谁呢?我们认为很可能就是来自中国的名为冯弘的北燕国王。奈良县橿原市新泽千冢古坟群126号坟,出土了与冯弘之兄冯素弗及其一族坟墓中相似的纯金板状冠帽饰,而后者却是位于中国的辽宁省境内。关于这一点,后文将详细加以论述。
  与冯弘同来的还有被称为冯王仁的太子,以及其他众多的新汉人。这些人五世纪中叶渡来时带来了佛像、佛舍利、佛图、佛具、佛经等物,对日本的佛教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作为最早的历史书,《日本书纪》和《古事记》对于他们渡来日本一事,记载得甚是暧昧。其实出云神话中的须佐之男很可能就是以此为原型创作的,冯弘及其子孙来到日本一事由历史变成了神话,被渐渐的与新汉人分离开来,《日本书纪》试图以此掩盖佛教的传来。
  佛教的传来引发了日本列岛的宗教战争,打算保持古来宗教的人们和归依佛教的人们之间爆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战争。
  斗争的结果是倭国消亡,诞生了日本这个国家,在七世纪后半叶建立了新的大和政权。
  佛教传来是旧的时代向新的时代转变的契机,而《日本书纪》所记载的关于佛教的相关信息存在明显的篡改痕迹,是不能采信的。
  冯弘及其一族从现实的历史进入了神话的世界,那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出云神话。
  神话往往包含着朴素的历史信息,大多数的神话都不是独立存在的,相互之间常常有联系。然而出云神话却显得与众不同,似乎只是须佐之男命一族的故事。须佐之男命、大国主神、事代主神直到神武的妻子为止,一共是四代,看起来不象是神话却象是历史。也就是说,出云神话记载着神的家谱,这是出云神话的一大特征。
  那么,是谁创造了这些神的名字并加以记录?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为了粉饰过去而精心制作了这样的家谱。
  神话作为现实的反映,包含着诞生它的历史时代特有的信息。《古事记》和《日本书纪》记载的神话充其量是弥生时代和古坟时代时的反映,从年代上分析应该是古坟时代可能性大。
  卑弥呼时代,朝鲜半岛的三韩与魏起了争端,到了四世纪,魏为晋所取代,300年发生的“八王之乱”使中国对半岛的影响力大打折扣,高句丽趁机将势力伸入半岛,与百济、古新罗争夺半岛的霸权(注1)。
  出云神话中大年神之子是竈神(即灶神),而竈(灶)是五世纪后才传来日本列岛的(大年神是谷物之神,古事记中说是素戔鸣尊之子)。
  此外,大国主神是位骑着马的神,而灶和马具都是五世纪古坟时代中期以后才有的。神话中说大国主神平定了这个国家,因此出云神话应该是五世纪后形成的。
  结合了出云神话的倭国神话应该是《日本纪》的序章。《日本书纪》原来的正式名称是《日本纪》。在日本国之前,存在着倭国,那么在《日本纪》之前应该有记载倭国历史的《倭国纪》。
  《日本书纪》皇极纪4年6月13日条记载:“苏我臣虾夷等临诛,悉烧天皇记、国记、珍宝。船史惠尺即疾取所烧国记而奉中大兄。”
  天武天皇认为诸家所传的帝纪(王的事绩)和旧辞(王室的故事)已经与真实情况不符,其间掺杂着大量的虚假内容,应该纠正错误使之流传后世,才有了编撰《日本书纪》的想法。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假设,皇极纪中说的《国记》和天武天皇时代诸家所传的帝纪和旧辞其实就是记载倭国历史的《倭国纪》?然而这些记录都被抹杀或篡改了。
  在《日本书纪》中,“日本”这个词出现在雄略纪以后,是与“天王”这个宗教色彩浓厚的王号一起出现的。因此在大王时代,“日本国”就已经萌芽了,那么倭国与日本国是什么时候转换的?倭国又是如何崩溃的呢?历史书上没写。
  为了在表面上让倭国大王的血脉延续下去,《倭国纪》被毁掉了,《日本书纪》重新编纂了倭国和日本国的历史。这么做的特点就是出云神话与倭国神话合并成为日本国历史的序章。
  将两个国家的历史整合成一国的历史,这种事并不罕见。朝鲜半岛的《新罗本纪》,其实也是将北面的古新罗(秽人的国家,都城在元山附近)和南面的新罗(有倭王血统的国家,都城在庆州)的历史混在一起形成的。
  为了编造日本国的历史,隐去倭国的历史,《日本书纪》才无视年代的准确性,有了现在后人读来觉得不可信的许多内容。
  出云神是渡来人,而他的儿子大国主神却是国神,真是奇怪啊!从传说中的始祖神武天皇的正妃、事代主命的女儿算起,初期四代天皇都与出云氏族有关。绥靖天皇与安宁天皇的母亲分别是事代主神的两个女儿,而懿德天皇的母亲则是事代主神的孙女。
  真有那么巧的事吗?应该是后世创作的吧?直木孝次郎先生指出神武天皇与事代主神之女成婚不是真实的历史,出云氏族与天皇家相联系的时间不在此时。
  也就是说,古代史在时间上被人为的拉长了,《纪记》这么做是因为必须要掩盖很多的事情。
  前文我们说到《日本书纪》刻意掩饰佛教的传来,因为佛教的传播令固守古来宗教的豪族与归依佛教的豪族之间爆发了大规模的争端。
  来到出云的渡来人,与倭国大王缔结了誓约,然而他的孩子、大国主神却违背誓言,夺取了这个国家。
  《纪记》上将出云神挪到了遥远的古代,而实际上这其实是五世纪后半叶时的事情,当时的人们正忙于建设新的“日本国”。
  《出云风土记》在出云郡杵筑郡条里记载:“郡家西北廿八里六十步,八束水臣津野命之国引给之后,所造天下大神(大穴持命)之宫将奉而,诸皇神等,参集宫处杵筑。故云-寸付。神龟三年,改宇杵筑。”
  大穴持命是大国主神的别名,在这里,丝毫没有被众神迫害的影子,反到是众神表示支持大国主神。
   我们认为正是在这个时候,日本国在出云诞生了。
  《旧唐书》记载:“日本国者,倭国之別种也。以其国在日边故以日本为名。或曰,倭国自恶其名不雅,改为日本。或云日本旧小国,并倭国之地。其人入朝者多自矜大不以实对,故中国疑焉。”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提到“或云日本旧小国,并倭国之地”,假如旧为小国的日本能够吞并往日的大国倭国的话,那么很可能是因为倭国的豪族产生了大分裂。引起分裂的原因是什么呢? 很可能就是佛教传来!正因为佛教传来令倭国豪族产生分裂并最终令倭国这一古老的国家崩坏,诞生了新的日本国,所以才必须前方百计的隐藏佛教传来这一事实。
  征服倭国的大国主神在历史上是谁呢?比定的结果是继体天皇,《记纪》故意将出云神话安排在遥远的古代,实际上只是为了掩饰本来发生在五世纪的佛教传来及此后所引发的大动荡。现在提出大国主神=继体天皇这样的观点,恐怕会有很多人觉得难以接受,其实只要了解实像与虚像的不同,明白前者是虚像而后者是实像就会比较容易理解了。接下来,我们将对此进行较为详细的论证。

   第二章 冯弘渡来

  前文我们说到在出云海岸登陆的渡来人,将其比定为五世纪时北燕国天王冯弘,正是他与佛教的渡来引发了日本列岛的宗教战争,倭国消失,日本国取而代之。
  《日本书纪》对于倭国何时灭亡,大王何时改称天王一事完全没有记载,似乎神武天皇以来王族的血脉从来未曾中断过,一直延续下来的样子。然而,这不是真实的历史。
  公元前五世纪,印度喜马拉雅山麓的小部族释迦族的王子乔答摩 希达多(释迦牟尼)通过修行得以大彻大悟,创建了佛教。最初是借助修行去除私欲,强调自我修行,后来又有了普渡众生意味的大乘佛教思想。
  随着佛教的传播,大众开始接受天堂、地狱等概念,为了对抗迫害宗教的恶魔,必须有守护佛教的天王和神将。
  相传印度须弥山山腹丰饶国武塔天王,长着三尺长的牛头,成人后继承王位并迎娶波利采女为妻,生下了八王子。牛头天王和八王子是古代印度宗教的传统守护神,后来被佛教吸收进自己的体系。随着佛教影响力的增加,守护神由四大天王变成十二天王进而扩展为三十二天王。牛头天王和八王子以及天王的王号都与佛教有关。有趣的是,日本著名的祗园精舍,其守护神就被认为是牛头天王。我们认为天王号是与佛经一起传入日本列岛的。
  印度的佛教大约于汉哀帝元寿元年(前2)左右传入中国,大月氏国王的使者伊存向西汉的博士弟子景庐(一作秦景宪)口授了浮屠经(佛经),此事被记录在《魏略西戎传》中。
  到汉末恒帝(147~167年)时代,由安世高等人开始汉译佛经,中国人由于对现世的不满而慢慢接受了这一新的外来宗教。佛教强调普渡众生的慈悲心,这对于汉末持续战乱中的人们,有很大的安慰作用。
  到了五胡十六国时代,北方少数民族国家统治华北,佛教成为缓和社会矛盾的重要手段。根据佛教的教义,法王是人间最高的等级,“教主王从”就是在王的领导下保护佛法。北方少数民族统治汉民族,采取了这种手段,王作为佛教的守护者而被称为天王。
  公元313年晋国南迁,中国北部被少数民族支配,这些少数民族采用了天王号,最早是屠灭匈奴人政权的靳准号称汉天王,接着是打倒他的羯族人石勒称赵天王(328年),石虎称居摄赵天王(333年),而后西部地区氐族兴起,符建称大秦天王(天王大单于)、符坚亦称大秦天王。可见北方民族偏爱使用天王号。
  自称赵天王的羯族人石勒(赵之高祖),尊崇西域出身的高僧佛图澄(公元232~348年),石勒建立后赵政权(319)后事澄甚笃,军政大事必咨而后行并尊其为“大和上”。居摄赵天王石虎(石勒之子),对佛图澄更加敬奉,于建武元年(335)允许汉人出家。
  少数民族政权希望借助佛教的力量强化对汉民族的统治,经过岁月的演变,从最初的“教主王从”渐渐变成了“王主教从”。
  然而,随着形势的变化,天王号终于还是在中国消失了。436年,被北魏逼迫逃往高句丽的北燕国天王冯弘是中国最后的天王。
  大延五年(439)统一华北的北魏太武帝,自称皇帝,并于444年开始大规模的废佛运动,七年间中国佛教遭受到了极为残酷的压制。有趣的是此后又颁布了复佛令,不过佛教转变为皇帝崇拜并拿来祈祷镇护国家的宗教了。作为佛教保护者的天王称号从此在中国消失。
  那么北燕国天王冯弘是怎样影响了日本列岛的政治体制的呢?四世纪初,汉族对中国北部的统治告终,北方民族相继崛起,位于中国国境北部的鲜卑族开始入侵中原,其中有部分势力从辽东半岛附近南下。
  鲜卑族慕容氏于337年在华北东部建立了燕国,史称前燕国。前燕国在与北方各民族的争斗中被大秦天王符坚消灭,中国北部一度为符坚所统一。符坚乘势进攻南面的汉人国家东晋,却意外的于淝水大败。前秦从此一蹶不振,符坚的部将慕容垂敏锐的发现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慕容垂以帮助稳定北方局势、看护祖先的坟墓为借口,请求逃到洛阳的符坚让其北上。虽然符坚手下不少人反对,说是“放鹰归林”,但符坚还是同意了。
  得以脱身的慕容垂成功地再次在华北东部复兴燕国,史称后燕国。值得注意的是前燕与后燕都是以华北东部为根据地的。
  如今在出云有许多渡来人的神社,里面供奉的神,被认为是华北的兵主神,而兵主神是山东半岛的土地神。山东半岛的兵主神怎么会到了日本呢?很大的可能是与燕国有关,准确的说应该与北燕国天王冯弘在出云登陆有关,具体情况后文将详细论述。
  慕容垂建立的后燕国,到其子慕容宝时,被鲜卑族拓跋氏建立的北魏压迫,于397年抛弃原都城中山(河北省)逃往龙城(辽宁省)。
  龙城位于辽宁省朝阳一带。慕容宝的养子是高句丽氏族出身的慕容云,政权经他手传入汉人冯跋(北燕国第一代天王、409~430年在位)、冯弘(430~436年在位)之手。为了与后燕国有所区别,人们将汉人冯氏统治的燕国称为北燕国。
  北燕这个国名以及龙城这个首都的地名,出现在了日本藤木古坟的出土文物中,可见北燕国与日本有较深的渊源。
  与中国北部的霸者北魏为敌,妨碍其统一大业,再加上汉人篡夺鲜卑族的国家后燕国而建立北燕国,这些都让同样为鲜卑族统治的北魏难以忍耐,战争一触即发。然而,冯弘信奉佛教讨厌杀生,是和平主义者,这就让北燕岌岌可危了。
  《三国史记 高句丽本纪》于435年条记载:“魏人数伐燕,燕日危蹙。燕王冯弘曰:‘若事急, 且东依高句丽, 以国(图)后举。’密遣尚书阳伊,请迎于我。”处于北魏与高句丽两强国之间的北燕,寄希望于高句丽能帮助自己。
  冯弘试图以外交手段解决危机,派遣使者去北魏,请求朝贡并派遣世子入侍。然而北魏没有同意,因为北魏没有让他国世子入侍或公主嫁入的传统。
  百济国王盖卤王(455~475年在位)472年向北魏派遣使者朝贡,讲述遭到高句丽压迫,请求北魏派兵救援。并提出若能如此,原意将女儿送入后宫打扫卫生,将子弟送来照料马厩。见《百济本纪》盖卤王十八年(472)条:“若天慈曲矜,远及无外,速遣一将,来救臣国,当奉送鄙女,执扫后宫,并遣子弟,牧圉外厩,尺壤匹夫,不敢自有。”即便如此,北魏也没有同意,由此可以想见冯弘试图以外交手段解决危机是无法成功的了。因为北魏与庇护新罗的唐朝和接纳百济的日本完全不同,其嗜血的本性令其轻视外交和接纳。
  反过来想,接受臣从往往容易引起后世的混乱,唐朝与新罗,日本与百济最后不都翻脸了吗?也许北魏是有意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也不一定。
  436年夏四月,北魏攻占了北燕的白狼城。北燕国天王冯弘并没有举兵反击,也没有动员龙城百姓笼城抗战,而是请求逃亡高句丽避难。
  高句丽长寿王(413~491在位)让葛卢、孟光二人带领数万大军,派阳尹去和龙,迎接冯弘。据《高句丽本纪》记载,葛卢与孟光带兵入城后,脱掉破了的军服,取出燕国军械库中的精巧武器,并于城内大肆掠夺。燕国积蓄的几万份装备就这样落入高句丽士兵的手中,由此可知就算在此危急之时冯弘也缺乏作战的意志。
  我们现在猜想,冯弘可能认为北魏攻灭北燕后,说不定会断然实行废佛政策,归伏高句丽也许是为了不使自己信仰的宗教灭亡,进而能向东方拓展新天地。
  436年五月,北燕天王冯弘带领龙城的人民向东方迁移,《高句丽本纪》有如下记载:“五月,燕王率龙城见户东徙,焚宫殿,火一旬不灭。令妇人被甲居中,阳伊等勒精兵居外,葛卢、孟光帅骑殿后,方轨而进,前后八十余里。魏主闻之,遣散骑常侍封拨来,令送燕王。王遣使入魏奉表,称当与冯弘,俱奉王化。 魏主以王违诏,议击之。将发陇右骑卒,刘絜、乐平王丕等谏之,乃止。”
  此后,据史料记载,被冯弘带往高句丽的前燕遗民先后在高句丽领内的平郭(中国辽宁省盖平附近)及北丰(中国辽宁省辽东西部)居住。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北燕 冯弘 家族 日本 佛教 出云 渡来 初探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中华冯氏始祖(元祖)应是毕公高 下一篇福建上杭瓦子街,一个鲜为人知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