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1|栏目2|栏目3|栏目4|栏目5|栏目6|栏目7|栏目8|栏目9|

TOP

山西代州冯氏遗训
2016-03-29 16:20:53 来源: 作者:冯忠 【 】 浏览:0次 评论:0
  颜氏家训与千古,闲有家者相为永(咏)之。及吾世而又读冯氏遗训,殆千古为两云方。余承乏(承担)钞部驻节淮阴,实与于王(宾期公字也)及潘景升诸君,结社论文雅相厚善,窃爱于王之才与品如丰年玉与凶年谷,可谓兼美。余欲进而朔其水源木本,则于王其栋隆,而汝锡公其栢与徂徕者耶;于王其河润,而汝锡公其源于星宿海者耶。及见汝锡公遗训及格言,而后念于王所以化家为国者其燕贻如是。想其落笔时置字如神禹之铸鼎,练句如后夔之作乐,成篇如周公之致太平,岂独遗一家之训也乎哉?汝锡公若谓吾知训吾家已耳,遑计及天下之为家者,皆模而范之以化家为国乎?而孰意化家为国者遂不出此。夫故国旧家之遗,尚斤斤守其宗器,袭其衣冠,而况其家猷之著于竹素也者。宜于王诸昆之句为祖而字为补也。第多厌庸德而喜奇袤,往往以知见风吹嗜欲火送镬(huō)汤炉炭中去,或惯为诞而欲人之信已也。习为薄而欲人之亲已也,禽兽之行而欲人之善已也。或可欺君父不可告妻子,可蒙生存不可质泉壤,可取青紫不可跻贤圣,则汝锡公不训焉。若其训则煖(xuān暖也)于布帛,递其训便惨于矛戟,人欲远矛戟而市布帛,则请就于王之佩祖训者分一枝灯可乎?于王公其训于凡百有家者。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此之谓也。万历丙辰端阳日熊耳山人阎调羹书于广陵之遗安堂。
冯氏遗训初编  三十三则
代州金泉  冯  忠 著
容忍
书曰:必有忍其乃济,有容德乃大。君子立心,未有不成于容忍而败于不容忍也。容则能恕人,忍则能耐事。一毫之弗即勃然而怒,—事之违即愤然而发,是无涵养之功,薄福之人也。是故大丈夫当容人,而不可为人容;当制欲,而不可为欲制。观娄师德丙吉(唐宰相娄师德唾面擦及汉丞相丙吉之事也)不之为人,则气自平而理自明矣。
忍辱
辱之一事最所难忍。自古豪杰之士多由此败也。窃意辱之来也,察其人何如。彼为小人耶,则直在我何怒之有?彼为君子耶,则直在彼何怒之有?世之不审辱之所自来,一以怒应之,此其所以相仇而相害也。书曰:必有忍其乃有济,意正如此。
责己
我以厚待人,人以薄待我,匪薄也,我厚之未至也。我以礼接人,人以虐加我,匪虐也,我之礼未至也。厚也,礼也,自我行之。薄也,虐也,由我召之。彼何罪也?然则厚矣,礼矣,彼复薄虐者,乃吾命也。彼何罪耶?是故,不怨天,不尤人,庶几君子矣。
附势
妒宠而负恃,争妍而取怜,比妾妇之道也。近世士大夫见权势之人争相趋媚之,唯恐后。得一美言,则喜溢于色;稍见抑之,则局脊不自安。又何异于妾妇之道耶?夫寿夭穷通天之命也,彼固有权势矣,亦不能外于天而寿夭穷通于我也。諓諓然以谀之,恐恐然以附之,亦可愧也矣。
内重
不得于天则怨天,不得于人则尤人,此古今之同情也。殊不知抑扬顺逆非人力所能为,皆造物使然也。造物亦非有恶我好我而为之也。彼亦不知予,亦不知莫之为而为之耳。怨于天者,不知天,怨于人者,不知命,圣人之所不取也。大丈夫胸中洒洒落落,如光风霁月,任其自然,何有一毫之动心哉?
审命
蜗涎不满壳,聊足以自需。升高不知疲,竟作粘壁枯。东坡此言深可为知进不知退者之戒。夫人事之役役,计谋之敝敝,人皆以为可以致富贵取功名,殊不知一作一辍有物宰之。为之而成者非其能也,命之至也。况为之而不成者多乎!造物无言也。人不可以惑其听,造物无形也。人不可以凟(dú轻慢也)其公。世之人役役敝敝于百年之间,无顷刻之自安者,不亦深可哀耶!不足以为造物挠,深足以为造物笑。
贾祸
以言讥人,此学者之大病,取祸之大端也。夫君子存心皆天理也。天理存,则心平而气和,心平而气和,则人有过自能容之矣。尚何用言讥之哉?大抵好以言讥人者,必其忮心之重者也。唯其忮心重也,所以见人富贵则忌之,见人声名则疾之。忌之疾之之心蓄之于平日,讥之疾之之言发之于寻常。殊不知结怨已深,构祸已稔,身亡家败不可己矣。是故君子贵于养心焉。
谨言
稠人广坐之中,不可极口议论逞己之长。惟惹妒抑亦伤人。岂无有过者在其中耶?议论到彼,则彼不言而心憾矣。如对长官而言清,则不清者见怒。对朋友而言直,则不直者见憎。彼不自责其短,将为我有意而之为矣。彼或有祸我能免乎?唯有简言语和颜色,随问即答庶几可耳!
矜己
君子不可以己之长露人之短。天地间长短不齐物之自然也。蕞尔(zuìěr小小)之躯岂能事事而长哉?必欲炫己之长而露人之短,则跬步成仇矣。何也?讳莫讳于己之短,乐莫乐于人之掩其短。彼既扬吾短矣,千百人一人耳,然则言人之短者可谓之种祸。
夸大
人之疾在乎好谈其所长。长于功名者,动辄夸功名;长于文章者动辄夸文章;长于游历者,动辄夸其所见山川之胜;长于刑名,动辄夸其谳狱之情。此皆露其所长,而不能养其所长者也。惟智者不言其所长,故能保其长。
忘仁
张九龄以功名忠义振奋一时,可谓君子矣。然或者谓其处士大夫之有辜者,必致穷绝之地。以故一念不仁,所以无嗣。人心之不可不仁如此哉!夫好生恶死人之常情,趋利避害世之常态,置一物于必穷之地者,君子不为也。况作恶于其间耶!九龄盛德之士也,一念之差,犹不免于绝嗣,丁谓庐多逊之辈何如耶?
远害
宝器珍玩不可示之于权势之人,古琴名画不可夸之于贪污之士。一经其目则动其心,既动其心必索之于我矣。有识畏祸者与之可也。不然由物生祸其能逃哉?汉晋唐宋以来如此者众矣。可不惧耶?可不惧耶!不然诛而荐贿无及矣。
知足
祸莫大于多欲,富莫富于知足。欲心胜,则徇物,徇物,则身轻而物重矣。是故圣人所以为圣人者,以其无欲也。由其无欲故视天下为一家一身。从众人安于寓,不以出处异其道,淡然扩然而已。尔彼徇物者由不知足也。苟知足则心安,心安则事少,事少则家道和,家道和则人无不和矣,故曰富于知足。
烛物
君子之于小人未尝不识其情状也。但君子容之而不与之校耳!圉(yǔ养马人)人之子产医者欺晦翁。君子宁肯先起心而测之哉?彼小人以为君子可欺也,恣其所为,昧其本心而自以为得计,殊不知君子视之发为一笑而己。是故蓄镜待物者君子之用心,持镜索照者非君子之用心也。
力行
言之非难,处之为难。士大夫安居之时,见人忧患害则曰:是何足以为吾之忧?见人恤贫贱则曰:是何足以为吾之恤?及其亲履其事,则色丧胆落。张张遑遑莫之措矣!殊不知张张遑遑者,徒自苦耳!造化已定之矣。善乎!康节之言曰:能言未是真男子,善处方为大丈夫。君子之生浊世,诚不可不思所以善处。
克己
君子之处世,不可有轻人之心,亦不可有上人之心。怀轻人之心者,类乎薄;挟上人之心者,类乎狂。何也?贵乎平而不贵乎紊。有轻人上人之心则客气常在,而心无顷刻之乐矣。世之文士见愚人得富贵,则不唯颜色轻之,而心实轻之;见君子得声名,则不特念虑妒之,而动静亦妒之。是大可叹也。天之生物,物不能齐,吾当平心酬酢于贤愚之间可也。彼徒有轻人之心,而造物者窃笑之;彼徒有上人之心,而学问日损之。又曷若虚己接物,以为进德修业之基耶!
安命
世事不可执一而观,要随时详审可也。彼贵则此贱,彼贱则此贵。环循往来恒无定势。古人言富贵者倘来之物也,殊不知贫贱者亦倘来之物也。其来也不可御,其去也不可止。往来系于冥冥之中,而非人力之所能及。世之人忧贫贱如虎狼,慕富贵如刍豢,曲计巧心务要去此而留彼。噫!遑遑急急是徒然耳!殊为造物者笑。
饬身
大凡君子之生于世也,不可有过言,过言非吉道也。何也?其敝易露也。吾有么麽之清,动辄以包拯清夸之;吾有么麽之德,动辄以颜子之德矜己;一有微瑕则众人指而责之矣。殊不知清者职分所当为,德者天性所当率。岂可以此而夸人哉?往往清者为人所污,德者为人所败,职此之由也。
自检
处世不可橛橛,亦不可孜孜。孜孜则罢软无立,橛橛则粗硬惹祸。和易其身心,谦恭其言语,近恕而行则人无怨而躬全矣。
绝累
欲心重者,虽处富贵之地未尝须臾之不忧,何也?位高者多无子,则为无子累其心矣。才高者多无位,则为无位累其心矣。天地间万物之不齐,彼屈此伸,此有彼无,自然之理。必求全,其心之欲则敝敝乎?百岁之间无须臾之不忧矣。
勤励
大凡不仁之人,不可与游何也?不仁之人其心不常。悦则把袂连衽倾心复胆,怒则持戈执戟,愤气相加矣。夫与之游尚不可,况欲与之谋大事决大疑哉?东坡言,人心真不可纵放。闲散既久,毛发许事便自不堪诚哉!是言也。余平日之病正座于此。自小以读书为业,除把笔攻文外,世事茫然不知,才有毫发事则蹙蹙不自宁矣!盖懒堕之害也如此。陶侃豪杰士也。朝运百甓(pì砖)于斋外,暮运百甓于斋内,岂无所用其心哉?正以人心一懒,则百体俱怠。百体俱怠,则心日荒,而万事废也。
知命
圣人不言命而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何也?盖命者死生寿夭,贫富贵贱之命也。世人不知此,则百计用心于其间。殊不知百计用者徒然耳!命既如此,则当凝心以待之,不可趋避也。圣人虑世人徒然其心,故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非圣人自言其命也。
慎与
阴人之前不可语人之阴私,奸人之前不可论人之机巧。我一时言之,彼一时听之,言之者固不为难彼,听之者蓄之于心而不忘矣。阴者资其阴私以为奸本,奸者用其机巧以为利基。岂不损物害理之甚哉?吾虽不曾损物害理,亦从抱薪资火,障水资潮,焚人之宅,没人之田者矣,吁此仁者之所以深戒乎!
节操
苏武牧羝北海上,其节凛然固不可及矣。然取胡妇生子抑又何也?殊不知匈奴难之者无所不至,苦之者无所不周。取妇生子一以安匈奴,一以全性命归汉也。不然身死其地,骨痊虏庭,岂不辱哉?东坡谓色欲之心,虽苏武不免。不知武矣,一妇实足以污其清风古节哉?
慎言
大言不惭,此学者之大病。夫人虽至愚是非之心则皆有之。或乘愤以愠人,或因喜而夸众。殊不知人虽无言而默笑于胸中矣。
自养
君子立身其大要在乎惩忿窒(zhì抑制)欲。忿如火不遏则燎原矣。欲如水,不遏则滔天矣!何家国之不废,何灾祸之不致哉?惩,故心清而志安,窒,故气畅而神安。
审处
贵人之前莫言穷,彼将谓我求其荐矣。富人之前莫言贫,彼将谓我求其福矣。是以群居之中淡然漠然付之。谨默可也。穷也贫也皆命也,非告人而可脱者也。或有不得于心寄言咏歌之间,陶写性灵而己。
安分
人家祸患皆自多事生来,夫见位高金重者,未尝不愿与之交也。见势崇权重者,未尝不愿与之接也。而不知一交一接之间,祸患由此而基焉。善于安保者,盍以清洁省事为本。穷通有命徒事纷纷,夫何益哉?
自裕
士君子不可不大其胸襟,则一日之内一岁之间,役役斗捷于声利之场。如之何能乐哉?盖以有限之身混以无穷之欲,得之于此,失之于彼。强欲两全其欲则惨,然有不如意之忧矣。望望然求之不得,仆仆然购之无方。愈忧而愈苦,莫之能释也。是故以六合为一己,以坯冶为一陶者,则无往而不乐。
善处
客有问于余曰:处顺境易,处逆境难,信乎?余曰:两者俱难。唯智者处之则无难矣。顺境者,人易纵之时也,纵之无己,天夺其魄,故曰小人福薄,福过祸生。逆境者,动有悔之时也,悔之痛切,则自天佑之,故曰:吊者在门,庆者在闾。是故处顺境而知惧,遇逆境而知忧,则祸患不能及也。上士达无忧,下士愚无忧,忧之所钟,正在中人乎?
恢量
恕之一字固为求仁之要,量之一字又为行恕之要。未有能恕而无量者也,亦未有有量而无恕者也。是故恕虽当勉,量亦当学。有杯盂之量,有池沼之量,有江海之量,有天地之量,天地之量,圣人也;江海之量,贤人也;池沼之量,中人也;杯盂之量,小人也。易喜易怒者小人也,易予易夺者小人也,未满而先盈者小人也,未富而先富者小人也。中人则有宽而狭,贤人则多宽少狭;至于圣人则万物不能挠。其志与日月同,其明与鬼神合,其德荡荡煕煕,无所不容矣。然则学量之功何先?曰穷理,穷理则明,明则宽,宽则恕,恕则仁矣。
寡欲
老氏动辄要绝嗜欲,男女饮食岂可绝耶?但不以彼累心节之而已。孟子曰: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谓之寡则可,谓之绝则未可。
立志
人只怕无志耳。有志决要做一翻人,一生根脚便从此处竖起。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山西 代州 冯氏 遗训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冯氏家训:家和万事兴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