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1|栏目2|栏目3|栏目4|栏目5|栏目6|栏目7|栏目8|栏目9|

TOP

山西代州冯氏次编(六十三则)
2016-03-29 19:30:34 来源:中华冯氏网 作者:冯忠 【 】 浏览:0次 评论:0

法言
圣贤言未有一句不是可行的。缘童而习之未曾切实体认,肯将今日身子放在圣贤言上,只一字终身受用不尽。
家传
吾家三世冠裳不曾改先世布衣风味。此忠厚传家之脉也。愿敬守此,勿坏家风。
睦族
思族中叔侄弟兄与我原是一人耳。同体相看,决不可伤残骨肉。伤残骨肉即如伤我祖宗一般。此念触境当在。
念亲
父母只恐儿子有病做不好人,此念时时不放。人亦肯时时不放保此身以安父母心,做好人以荣父母后便是至孝。
追远
丘垅虽远,任是如何劳苦,定是一岁两祭。祖宗精神骨血在,彼忍置若遗?
吊问
休戚生死,大是关系。凡遇亲友当吊、当问不可少缓一刻。
至亲
父党母党虽极贫贱不可疏远。
尊卑
侄自侧坐,弟自随行。近见吾乡父子、叔侄、师生平席间坐,恐外虽从俗,而真心亦必不可安,断是不可。显见疾徐尚不守礼,况隐微中乎?
匆僭
各有分位当守本等。城中不可乘马高张檐盖,乡间不可坐轿,亦当习劳,可任大事。
不至
可令官长闻其名,不可令官长见其人。不入公门,多少尊重。
气节
穷养时极能见人。凡有气节不委靡者,到底必有成就。愈穷愈有节,概是为男子。
公非
凡行事看公议何如。如系众论不可者,即止。忽为一件犯了清议,许多好事不可救解。
勿附
凡公务事,以和立论便可相从。如属聚讼,多是血气不顾后日利害,即潜藏不为懦怯。
课程
一日未有实功,彼自茫茫如有所失,日计不足,月计有余,自能成事。
多静
此身常置静处,毋论养德保身,治家读书,俱有实益;日在胶扰中并性灵汩没了,有何实际?
交游
朋友属在伦中,谓其有益;泛交且损矣,何贵得朋?
宴会
大礼所在彼此交际,如无关系交免加礼。宴会有节是恬简美俗。
力行
别件俱可让人,只有世间好事不可让人做。
取怨
事不在大,最忌伤心。有一事加人嗔憾一生。未已者对面唾骂可受,对面难当。
知过
凡有错处随觉即改。如饰非文过,便一生无长进处矣。唯改过极,第一美事。
诚信
人只一诚可久耳!少一不实,尽是一腔虚诈,怎得成人?
孩心
人有智巧,我不如人,此心是我带来好处,切莫失此孩心,添增智巧。
机械
人要浑朴,不可设一机械。正事上用聪明,到与人处若全无用,此就在圣贤路上。
平易
一味平易坦然,不立城府,有谁嫌憎我!
田足
有田足供饘粥,更勿贪多。余见吾乡中有白夺人田,又与人相竟图买者,不数年而田又复为他人有矣,可鉴矣!
居容
容足之外皆为无用。古人谓昔之贫不算贫,止无立锥地。今之贫实是贫,已无立锥地;兹且有物可蔽风雨矣。视之地与锥俱无者,竟何如也?尚复营求广厦为乎?
仆用
多一仆多一累。但取谨朴者数人,切勿冗食至于依赖之徒。狐假害人败名丧检,莫此为甚,最宜亟戒。
服饰
猎取货繦以供并黛装束之费,试思不装饰更何所损?而损我之德,华彼之身轻重何如?
葛裘
衣服简素即是一德。夏葛冬裘乃其本分。余每每见至富至贵之人存心惜福,皆衣布袍道服,何等清高。
非礼
任意贪淫致病亡身。今人偶失一物,着意寻求,自家性命甘心丧亡,岂不大患?
饮戒
最能饮亦不可过为,其败德致疾也。神爱清不爱浊,饮则神浊性乱,安能作事?
寡言
言语最宜少,多言多失,寡言寡失。酒极则乱,尤宜忍默。
官长
分属父母止可为尊者讳,人谈我默,不但守分,且以避祸。
毋议
毋论名分之师与受业之师,皆属至尊。闻有议者但可为改,不可为附。
闺门
今人只快一时谈笑,不顾人家污辱,损德莫甚于此。只为是人间好戏笑事,遂讹以讹传,大率真少而伪多。妇女在幽闺之中,又不能一为之辩。如未有之事而妄造此言,鬼神必阴殛之,非迂谈也。
戒讼
倾陷人处,未闻、勿问,有问即避。
解冤
人有冤抑不得自伸者,可自为解,即力解之;自家力不能又托人解之;此不必待人求我。若待求便迟矣。万勿附声附和,彼谓有此事也。
无友
人待我薄,我还用厚。反之,以薄其薄之,加我愈盛矣。
隐恶
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闻,口不可言。曾未见攻发人隐者得善报也。
勿怒
彼以横来,我以顺受。彼犯之者自销化矣,足以养量。
勿急
人有屈事加我者,闻之勿即忿怒,而从容解之;气度何闲适也。
酌力
凡事须看力量可为否。如不可为,切勿勉强。无力强为,必至分外营求,不如损事之为逸也。
规正
有人讽谕我者,必其爱我甚,不置我于度外者也。和颜色以受之,彼乐与言,我得实益。
细言
细人之言多是萋菲,不可轻听;中彼之计而损我之明。
宜察
人惟当面对谈是真,有的背后单辞,切勿轻以为有。如一轻信,终日只在理论是非。
宁迟
急行无善步。缓一着,加一熟思,自是不错。
宜断
有事来,先想道理如何。己有主意再参酌众论,即为独断。切勿依违,终日随人指麾也。
慎同
俗情争尚处,我自独持。如人戴高帽,我只如是带矮巾。我亦如是,虽小事见我不为,世俗移也。
让人
人只一点便宜,心随事便起;宁损已些,便宜让他;就相安无事了。
施予
结客赏赉(lài赐),寺观施舍处,滥以予人,不如移之以助我穷亲。施予无目残疾之人为有实惠。
因小
相与密者,宁无小大,慎毋因其小者遂忘平日大处;小者可恕,大不可忘。至于家庭弟兄,尤当并小人而俱化矣。
闲劳
平居无事,莫放闲此身,须勤劳惯习。及事来,人在慌乱,我安静自如。往往见人临事仓忙,只为闲时不先劳也。
得失
人得意骄矜,我从如是无变态也。人失意委靡,我从如是不低眉也。善处得失者,其器局宽舒,到头有一成就。
觉先
有事,当先料一着明烛,未形,先时整顿;只待事至才理,便错乱矣。
势利
灸手可热处,勿与亲密。势利未必即能资我,我先自小多矣。
疆御
我执一理以遇之,彼即强焊通逃于理,非理相加;不吐不茹,令彼理屈无辞,勿逡巡畏之也。第勿自我挑彼衅耳。
微贱
凡遇微贱之人,就要着实宽容。即犯我亦要恕他为无知也。我如震怒加之,彼不能当;此辈又何不可凌虐者。而我一凌虐之,是悔鳏寡之谓也。
受人
人有平日不相知,偶然加我以礼,必当审度,毋轻为彼笼络。闻无故恩私,不可受,受则难报此之谓也。
信爽
有约必践,或有求于我者,无则直应以无,有则勿先为许。俟自己酌量定,即刻与之。如许而无应,终生是一失信人也。即后有真实语言,人亦以为无实而不信矣。
群处
即到和易极处,亦只是情疑浃洽。而胸中泾渭当自分晓。不可随波与沉与浮,至相群而党也。
作事
堂堂正正切勿隐暗。唯有群众耳目是最难掩。只有我聪明,会瞒人,人遂无聪明知我耶?是非显直在外不欺瞒人,人即常以不欺瞒人者待我,有错亦自相谅。
趋时
古人惜寸阴,又惜分阴。谓时不可失也。人生能得几少年?一瞬过矣。故趋时最要。
识力
识定不妄趋,力定不妄移,自无岐路所行,自有指归矣。须先养识力为要焉。

冯氏遗训跋
雁门郡勾注之山有郁葱气焉。是表贶(kuàng赠、赐)于于王乘彼霏霱蓬勃而来,与兄弟观涛于广陵之曲江,浴日御风。有天际真人想而推毂于王者,或指于王为廉吏,为劳臣,为侠客,为韵士,为导师。于王篾(miè)不茹也,亦篾不吐也。曰导师,则近是夫有所受之,受之其父汝锡公云。亟出公遗训,卒业然后知于王之善绳其祖武也。文以服事殷,武以黄钺从。事县其头太白之旗,尚论者曰:善继述赵括氏廉颇将?尚论者曰:括但能读其父书王右军,与大令书法各不相袭,而千古以羲献并称,于王将何衷取焉。若处之是,遗训原无一处可觅,遗训善转法华者,不为法华转者也。今于王有汝锡公为父而遗此训,即汝锡公复何祖以为训乎?亦不过取其子若孙所自有者,预接之以还为子若孙训。即令于王又自为一遗训以垂彼,云来当必不勦汝锡公只字耳。余顷过于王家,目其二子方数令,各就塾已十行俱下,所谓驹齿未落已是君家龙文豹隠,更十岁后当索之千里外,若而两人者宜何如训焉?于王曰:吾知奉若遗以为家之主,伯亚旅作导师云,而明之谈何容易。是又父不得传之子,而祖不得传之孙者已。
崇祯改元戊辰中秋日棠邑友孙图光书。
遗训跋
   余奉命昌黎时旦夕兢兢恐虚厥任,动守先圣格言。得先大人膺圣思之荣,先大人固尝以此诫子弟,吾兄更旁搜摸仿于吃紧处揭出,分为百十余章。真所谓开后人之眼目,发前代之精微,虽谓天下书,可也敢私之于一家云?赐乡进士文林郎知昌黎县事不肖仲弟恩顿首跋
遗训跋
  伯兄遗训六十三章,皆生民日用功夫。无微言无异行,行可法,言可师,不离寻常。足臻圣域以训子孙。子孙守之福禄永昌,子孙悖之福禄乃亡,可不惧也。而子侄辈遵而梓之,乾乾惕若吾窃幸焉,政是传家足矣,而识之于序。明威将军雁门指挥佥事不肖季弟惠沐手拜书
遗训跋
  吾伯父遗训六十余则,始曰立志卒曰识力,呜乎,欲为孝子贤孙而不先立志以养诚力也能乎?故尼父所谓志学,学所以立也。至于不踰从心政识力到处否耶,吾世世子孙勿忘勿替云。万历庚子十月中式举人不肖男侄明期顿首拜跋
遗训跋
  先伯父力学工文章,自六经以至先秦两汉靡弗钩索,其教子弟唯取浅近易明者详以示之,命曰训言。冀子孙法焉皆有用之言也。今学士大夫动称古作者,其高凌青云而深薄黄泉,一无当于实又何益哉?故曰:与其托于空言不如见之实事。又曰:大夫居其实不居其华,宁去彼而取此。吾所以服膺伯父之教。文华殿中书舍人不孝侄男良期熏沐拜书
遗训跋   
   人必阴有所恃以自安,而后无虞于立身也。立身之要莫逾讲学明道,童而习之,壮而行之,皆欲以立吾身。立吾身者政生吾身者也。父身之生我身,父身已亡矣。其生我者未亡也,是吾父遗训。则生我者真命脉乎,是吾阴有所恃者也。敢不勉诸更勖之于诸弟诸子。万历甲午春三月代郡廪生不孝长男仕期熏沐敬书
遗训跋
   当先君子亡,应号泣欲死,计无所出而终不能起先君于地下。忽忆先君曰:汝辈能依吾训,吾虽死犹生。不能依吾训,虽有子若无子。应,始可图生于旦夕,乃取父所著遗训格言置座右,仍梓之以分宗族。先君子其不死乎!先君子其不死乎!今上丙午孟冬望日文华殿中书舍人不孝仲男应期顿首拜叙
遗训跋
  先府君存日,孜孜务学,讲法孔子根柢理道发明经义。论议是非,则凛若秋霜。决策得失则俨如筮监,故其著书格言三十有三,遗训六十有三,皆远溯先圣心精,近体吾身日用。望子孙守之以正心修身,则齐家之要也。鼎日唯竞竞于是训是言,如先府君之存也。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永锡之谓何,为人子者可玩忽乎?敬题简末留之后世。辛丑夏五月午日州博学弟子员不孝季男鼎期顿首拜书
遗训跋
   余小子自孩提乃至能读父书,未尝不以先大夫训言及格语日求躬行,唯记忆心思之徒尔为也。然以良言美训参之极高,而非高寓,庸而非庸,行亦何易哉!自先大夫终天措身何地,以耳提面命之精神,今亦空存之竹素已。竹素虽非精神而精神何非竹素,精神虽在竹素,而余小子岂宁只是竹素之精神已耶?故襁褓以至能言能行自壮入老, 孰非先大夫精神敢忘是训,敢忘是言,愧不能尔。顷自薄官以来,益增悚惧敬,以是遗训一书与兄弟儿侄日讲明之,祈终身存先大夫之真精神,效遗训。更愿与兄弟儿侄辈竭力勉之,为淑躬之君子龙飞。乙卯季冬念有二日。河东转运副使不孝四男宾期稽首敬书。
遗训跋
  夫礼乐诗书之实,明乎伦物而通于政术,其实在身,其行在家。呜乎,先府君未得行其政,而训之子孙行之于家,亦施于有政,是礼乐诗书之实也。所手编遗训,吾明读之而敢明弃之耶?不孝之罪孰大。于是愿兄弟辈共勉之,以教子孙。甲寅上元日太学生不孝五男晋期沐首拜书。
遗训跋
  古之善貌人者,其妙至并其性情而得之,况子之于父体即父之继体,心即父之一心。而不体父之心遵父之言,是父子之性 踈而貌人者之不若也。吾切有感于斯。其所以遵父之训,即所以遵兄之教。祈不异孝孝弟弟之人足矣。是题于先君子遗训之末云。岁次乙卯修禊之辰太学生不孝六男彦期顿首拜书
遗训跋
  先大人举男七,而荐最幼。先大人实怜爱之,每谆谆训诲未尝不以身心切实受用言之。务欲令继先志模先贤,与伯仲雁行,而雍雍于君子之林也。今先大人往矣,其所存者言,言存而人子尚令其亡也,何以托身于天地间耶?敬题数语以矢吾志。万历丙辰秋九月朔日不孝七男荐期泣血谨叙。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山西 代州 冯氏 次编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西代州冯氏遗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